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电车 >

科创板CDR第一股来袭!立志要成为电动平均车“

日期:2019-11-19 16:12 来源: 小电车

  遗憾的是,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小米没能成为首家以发行CDR方式登陆国内资本市场的企业,错失这一历史性时刻。

  不过没事,小米旗下生态链公司九号机器人已经接过小米的旗帜。昨日,九号机器人在上交所披露招股书,拟以发行CDR的形式登陆科创板,不出意外,九号机器人将成为国内CDR第一股。

  九号机器人是一家主要生产销售电动平衡车和电动滑板车的公司。公司原名叫纳恩博,至少在去年十一月份,公司董事长的抬头里用的还是“纳恩博”这个名字。九号机器人原本只是其旗下一款平衡车的名字。

  因为进入小米生态链,九号机器人在电动平衡车领域迅速发展壮大。只用了5年时间,纳恩博已成为全球平衡车的领军企业。

  不过,成为小米生态链一员的另一面是:2018年,小米为九号机器人贡献的收入为24亿元,九号机器人自有品牌的电动平衡车在国内的收入却不到2亿元。

  虽然公司名字叫做九号机器人,不过九号机器人目前最具有竞争力的产品是电动平衡轮。

  目前,纳恩博旗下拥有4款独轮电动平衡车,6款双轮电动平衡车,一款电动3轮车,还有应用于游戏娱乐领域的电动平衡轮。

科创板CDR第一股来袭!立志要成为电动平均车“

  电动滑板车方面,有针对小米的米家电动滑板车,也有主要供给国外的九号电动滑板车。

科创板CDR第一股来袭!立志要成为电动平均车“

  在机器人领域,纳恩博也已经开发出应用于娱乐、办公领域的“路萌机器人”和配送服务的配送机器人。

  九号机器人原名纳恩博,2012年由高禄峰创立。彼时的高禄峰意气风发,立志要成为全球平衡车的领军企业。

  电动平衡车早在2001年就已经面世,由美国公司Segway开发。不过价格非常昂贵,Segway在美国的起步售价是五六千美元,这笔钱在美国能买一辆小轿车。

  这也导致电动平衡车一直属于“玩具”及工业领域,市场空间不大。据媒体报道,2014年全年,作为全球销量最大的电动平衡车厂商,Segway当年的销量是10000辆。

  市场不大的电动平衡车市场让纳恩博在资本市场遇冷。创业初期,纳恩博团队在北京一个的地下室工作。

  雷军打造了一个“小米模式”下的生态链。“我想做插线板,我就在全世界范围内找最牛的人,说服你来创业,我投资占小股,你占大股,你的产品达到了小米要求,然后我帮你进入我小米渠道。”在谈及如何打造小米生态链时,雷军表示。

  为了避免小米成为竞争对手,而让纳恩博陷入被动局面,高禄峰与小米保持密切接触。雷军也看上了纳恩博。

  “平衡车不应该做成奢侈品,2C会更有前景。”2014年,盯上电动平衡车市场的雷军建议纳恩博主推物美价廉的产品。

  当年,小米联手红杉等机构投资纳恩博8000万美元,纳恩博就此成为小米供应链军团成员。

  2015年,纳恩博收购了全球最早也是最大的平衡车公司赛格威(Segway),上演“蛇吞象”。

  纳恩博不仅掌握了资源和市场渠道,更掌握了赛格威的技术。按照媒体的说法,纳恩博收购赛格威“扫清了技术发展的瓶颈和障碍。”

  小米入局更是大大降低了纳恩博的生产成本。纳恩博生产模式分为自主生产及代工两种生产模式。不管是自己生产还是代工,核心零部件都由自己制定采购。核心零部件中,成本最高的是电池。

  “电池成本下降了30%,电机、金属件、塑料组件和电机部分成本下降在20%。总之最近我们成本下降的绝大多数工作都是在小米供应链的帮助下才得以实现的。”多年后,高禄峰回忆变成小米供应链成员的好处,如是说道。

  突破了技术的界限,又降低了成本,纳恩博朝着雷军眼中的2C产品进军。2015年10月,耗时1年半后,纳恩博推出低价版平衡车——九号平衡车。

科创板CDR第一股来袭!立志要成为电动平均车“

  这款平衡车全权由小米负责销售和售后,售价1999元,击穿了国内平衡车市场定价。雷布斯判断没错,价格亲民的电动平衡车引爆了市场,成为市场追逐的热点。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电动平衡车产量为100万台,2015年这个数字已经爆炸式增长到1550万台。

  电动平衡车的火爆让纳恩博业绩快速增长。2016年,纳恩博营业收入11.52亿元,扣非后净利润4440万元;2018年,纳恩博营业收入已经增长到42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增长到5.43亿元。

  快速增长的业绩带来估值迅速飙升。如果此次科创板股票发行成功,按照发行价计算,九号机器人估值就将达到207亿。

  只用了5年时间,纳恩博已成为全球平衡车的领军企业,成为小米生态链的好处显而易见。不过,成为小米生态链一员带来的另一面是:虽然产品已经2C化,但九号机器人从事的其实还是2B的生意。

  纳恩博收入来源主要有三部分:给小米做代工、给国外企业代工、在国内外销售自有品牌产品。

  其中小米是纳恩博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纳恩博来自小米的收入为24亿元,占比57%。小米一直是纳恩博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纳恩博来自小米的收入占比为55.76%,2017年为73.76%。

  如果不是去年新增了来自给国外企业代工的收入,纳恩博来自小米的收入占比会更高。

  纳恩博给国外企业代工是给Bird、Lyft、Neutron和 Uber等共享客户定制的产品,去年共享业务客户合计为公司带来9.71亿元收入。

  在国内外销售自有品牌产品的收入中,包含部分2C市场的收入。根据招股书,纳恩博销售模式分为线上模式和线下模式。自有品牌产品在国内通过线上销售,在国外通过分销商进行线年,在国内外销售自有品牌收入只有8.31亿元,占比还不到20%。

  实际上,2018年,自有品牌来自国外的收入6.55亿元,来自国内的收入只有1.76亿元。

  虽然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滑行工具”不具备路权,不能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更不能驶入机动车道,只能在封闭的小区道路和室内场馆等地方使用。

  但从小米贡献的收入你可以看到,国内市场不算太小。根据招股书,2018年,我国的电动平衡车市场约为333万台,即便按2000元单价算,这是一个66亿规模的市场。如此来看,九号机器人自有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仅有3%左右。

  只是没办法,小米实在是太强大。市场虽然不小,也只能给小米代工。如果不是收购赛博微,掌握了其在欧洲的渠道,纳恩博依赖小米的程度将会更高。

小电车

上一篇:

下一篇: